祝余

【仙侠小说】《花妖令》001

第一章:血夜昆仑(上)


昆仑墟位于昆仑山深处,自古便是修仙问道之地。今日上元佳节,普天同庆,昆仑墟内却没有半分节日喜气。

北风萧瑟,薄云轻拢,一轮满月高悬南天,银白色的月光洒在莽莽昆仑山上,正是赏月观景的好天气,可山谷中这片姹紫嫣红的花海被杀气笼罩,满眼望去尽是凄凉。

花海中,两个人影快步向前飞奔,所过之处疾风卷起片片花瓣。那是一男一女,男子青衫磊落,身形挺拔瘦削,手中拿一柄卷刃的残剑,衣袖上滴着血,血迹沿着剑柄流淌到剑刃上,散发出阵阵血腥。

女子穿一身素衣,怀中抱着紫色的绸缎襁褓,里面紧裹一个五月大的女婴,女婴露出精致讨喜的小脸,不哭不闹,只瞪着那双小鹿般清澈眼眸,安静又好奇地盯着素衣女子,打量这肃杀的夜晚。

“叶青城,你和这妖女再逃下去,只有死路一条!”

“你本是玄门出类拔萃的后起之秀,为何自毁前程,跟妖女纠缠不休?”

“你既已拜入鬼谷门下,便该和妖魔划清界限,杀了她以正门规!”

“逆子,今夜你若不诛杀这妖女,天门叶氏族谱中便容不得你名字!老夫可要清理门户了!”

……

刺耳喧嚣从四面八方传来,花海周围,几千人如潮水般聚拢,有的手持长剑,有的拿各式各样玄门法器,衣着形形色色,面目却一个比一个威严狰狞。

这些人来自玄门九宗和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江湖门派,七千余人织成天罗地网,将那一男一女围得水泄不通。

两人停下脚步,背靠着背,女子紧紧抱住怀中婴儿,男子仗剑护住妻女,两张脸上写满彷徨无助,紧张地环顾四周。

“逆子,你当真不想杀她?”

迎面的人群中,一位瘦骨嶙峋的黑袍老者应声走出,袍子被宽大的骨骼撑起,棱角分明,长长衣袖下露出一只乌突突的剑柄,剑柄上雕刻神兽狴犴,形似他那张铁青阴沉的脸。

此人正是玄门九宗之一,天门剑宗宗主叶知秋,他目光如炬,脸上青筋凸起,握住剑鞘的左手微微颤抖。

青衫男子跪倒在花丛中,手中残剑落地,向叶知秋叩拜,颤声道:“爹,羽衫虽然是妖,但她从未害人……”

“住口。”叶知秋冷森森打量二人,还有襁褓中尚未蒙面的孙女儿,咬着后槽牙道:“她是妖,你是人。叶家子孙怎可和妖生子?全天下人都看着你,你想做大逆不道之徒?”

青衫男子名叫叶青城,是叶知秋的小儿子,也是鬼谷派天机宫八大弟子之一,精通奇门遁甲、五行术数,玄门弟子中无出其右,而他身旁那白衣女子却是个偷下青丘的狐妖,自称莫羽衫。

一人一妖两年前在蜀山相遇,一见钟情,直到私定终身,生下这个乳名唤作小月的女婴。

纸包不住火,娶妖生子的事终究被人发觉。玄门自古流传一句话:人妖相恋,必遭天谴。何况叶青城是鬼谷派、天门剑宗两大宗门的传人,前途不可限量,因此这件事震动玄门上下,九宗尊长势必要杀一儆百,斩断其他弟子的邪念。

叶青城和莫羽衫一路从蜀川逃到江南,从江南逃到塞北,从塞北逃上昆仑,只想过避世隐居的生活,可玄门这张大网如影随形,终于在上元节当夜将他们围堵在昆仑墟花海。

莫羽衫跟在叶青城身旁跪倒,她原本是只不食人间烟火气的九尾狐妖,下山以来虽没害过人命,但玄门礼法教条对她而言皆如一纸空文,可如今身处绝境,看着怀中女儿,还有旁边苦苦哀求的丈夫,她心中已做好打算。

叶知秋拔剑出鞘,剑锋指向叶青城,随即落到莫羽衫和女婴身上,沉声道:“城儿,杀了她们,你罪不至死。”

青光一闪,长剑凌空画出半圆,飞出十丈开外,刺进叶青城身前的泥土中,兀自嗡嗡作响。

“爹,她们是孩儿妻女,我……”

叶青城话音未落,叶知秋怒喝一声,犹如雷震,“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,倘若你还是冥顽不灵,老夫只能亲自出手,连你一并杀了。”

“杀了她们!”

“叶青城,她们是妖,就算杀了,天下人也不会怪你。”

“人妖相恋,必遭天谴。杀了这妖女!”

……

铺天盖地的呼喊声回荡在山谷,女婴似乎感觉到凛凛杀气,小脸一拧哭出来。莫羽衫急忙摇晃手臂,柔美的脸上露出微笑,轻轻一吻女婴脸颊,哭声果然变小。

叶青城看着近在咫尺那把剑,转眼再看妻女,心如刀绞,始终狠不下心去抓剑柄,又不知怎样替她们求情。

莫羽衫忽然握住剑柄,宝剑从泥土中拔出,发出一声闷响,她徐徐站起,左手将女婴交给叶青城。

叶青城猜到她心意,起身夺剑,却被莫羽衫转身避开。

“羽衫,不要!”叶青城神色惊恐,还要去夺剑。

莫羽衫退到五步开外,横剑架在肩上,眼中噙满泪水,低眉看向怀中女婴,女婴也瞪着眼睛看她,母女对视,她肝肠寸断,却只能铁下心肠,轻轻挥手将襁褓掷向叶青城。

叶青城接过抱在怀中,女婴离开母亲怀抱,当即哭闹起来,花海中只闻清脆的哭啼之声。

莫羽衫止住悲泣,转身看向站成一排的玄门尊长,“是我用邪魅之术勾引叶青城,此事与他无关,错都在我。生下这女婴虽是半人半妖,但她还只是五月大的婴儿,恳请各位仙长念在我从未作孽伤人,能饶她一命。妖女在此叩谢玄门大恩大德!”

叶青城见妻子有自刎之势,急忙上前阻拦,莫羽衫剑锋却指向他,厉声道:“我与你恩断义绝,你怀中女婴能抚养长大也好,但别告诉她,她有我这样一个娘。”

叶青城心下冲动,想捡起地上那柄残剑和妻子共赴黄泉,可转眼看看怀中哭泣的女婴,再看眼前心意已决的妻子,只能呆立原地,怆然涕下。

众位玄门尊长也是面面相觑,妖女自然要杀,在场众人纵有悲悯之心,可人妖不两立,这是玄门数千年来不变的规矩,谁敢讲半句情,那便与妖同罪。

叶青城是天门叶氏子孙,又是鬼谷弟子,天门剑宗和鬼谷派在玄门举足轻重,自从出了这档子事,两大宗门昭告天下,诚心悔过,倘若此刻叶青城真能和妖女斩断情丝、划清界限,其他宗门卖个顺水人情,饶他不死也在情理之中。

最棘手的当属叶青城怀中那女婴。人妖生子,自是半人半妖,可一个婴儿尚未断奶,何谈为祸世间?七千多名玄门修士倘若真对婴儿痛下杀手,岂不有失名门正宗风范,被天下人传为笑柄。众人谁也不愿做这个主,只怕日后会落人口舌。

评论(3)

热度(119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